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暴力虐待- 流氓师表23
流氓师表23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日本毛片免费视频观看_热码在线中文字幕_久热久热精品在线观看]

地址发布页:


023章未来老丈的审讯?

  一大早,我就领着小雪回她家了。

  从我们县到江川市并不太远,也就只有二三百来公里,可是因为道路不好走,几乎坐了一个早上的车。两人昨晚都没睡好,可是小雪的精神却很好,靠在我怀里兴高采烈地指点着窗外那些熟悉的风景。我理解小雪的心情,此刻的她就好象迷途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。我也只得强打起精神陪着她。

  车子进入市区后,小雪拿起手机给家里人打电话了,电话一拨通,那边就传来一个女人焦虑的声音:“请问你找谁?”

  “妈,是我,小雪。”

  小雪的眼睛红了。

  “啊……小雪,你在哪里?快些告诉妈,妈……”

  那边已经泣不成声了。

  小雪也哭了:“妈,我没事的,我现在就快到江川市汽车站了,你和爸爸快些过来接我吧!”

  “好,好,好,小雪你就呆在那,千万别走开,我和你爸马上就来。”

  挂了电话,小雪一句话也不说,靠在我怀里,只是流泪,我则默默地拍抚着她的双肩。车子缓缓地驰进了车站,我牵着小雪来到了车站门口,我说:“小雪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“不行,你答应了我要亲自把我送到家的。”

  “我不是把你送到江川市了吗,再说你爸马上就要来了。”

  我不想见到她的父母,我只想躲在角落里亲眼目睹小雪的家人到来接她了,然后再放心的离开。

  “可你还没把我送到我家呢,你要是现在敢走,我就永远也不理你了。再说了,你就不想见见我爸妈?”

  小雪拽住了我不放,恶狠狠地说。可是小脸儿绯红,越说到后面声音也越低了。

  我的小心肝猛跳,不觉有了傻姑爷见丈人的惶恐。

  一辆银色的豪华轿车疾驰而来,停在车站门口,从车里出来一对中年夫妇,目光焦急地四下搜寻着,最后定格在我们身上,中年夫妇同时叫了起来:“小雪……”

  “爸……妈……”

  小雪丢开我的手,不管不顾地扑了过去,一家三口紧紧地抱在了一起。

  我在旁边呆望着这感人的一幕好一会,忽然觉得自已完全就是个局外人,怎幺还跟个傻子似的站在这,转身刚想悄悄地走开,小雪的父亲__刚才一直在不动声色地观察我的中年男人开口了:“这位先生请留步。”

  我停下脚步看着他,这是一位年约四十多岁的中年人,中等身材,体型微微发胖,国字脸,透着股不怒自威的神态,看得出年轻时侯一定很英俊。她的妻子虽也有四十多岁了,但体态端庄,举止高雅,和小雪就如同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,难怪小雪这幺漂亮。

  小雪的父亲眼圈还有些发红,但早已恢复了平静,或许是看我太年轻了些,他又改了称呼:“小兄弟,是你送我女儿回来的?”

  语气中竟有种无形的压力,压得我一下子心虚起来:“是的。”

  这是小雪抬起了头,一张俏脸有如梨花带雨:“阿磊,我不许你走。”

  “我……烟没了,我去买包烟。”

  我嗫嗫地说。在她们一家人的注视下,我跑到路边小摊上咬牙买了包二十多块的好烟。

  当我恭恭敬敬地递上香烟时,中年男人看也没看一眼,目光只是冷峻地盯在我身上:“对不起,我不抽烟。”

  丫的,那你早说呀!我暗暗抱怨道,被他的目光盯得我直发毛。

  “走吧,彭先生,先上车再说。”

  中年人面无表情地说着,已当先上了车。就这会功夫就知道我名字了,看他的样子,莫不是怀疑是我拐跑了她的宝贝女儿?小雪在旁边可怜兮兮地看着我,我心一软,只得乖乖地上了车。

  一路上,小雪的母亲不停地询问着小雪,小雪则心不在焉地一边回答,一边偷眼看我。看来就在我去买烟的这会功夫,她父母一定问了些关于我的事情。她父亲一句话也不说,表情严肃地开着车,我在他旁边有如火烧屁股,坐立不安,只得装做观赏窗外的风景。

  这江川我也才是第二次来,虽然相隔不远,但这江川市却远比我们那个小县要繁华十倍,看着窗外的繁华景象,再看看身旁俨然一副有钱人派头的小雪父母,我的自卑感油然而生。

  到了小雪家时,我的自卑感更是害得我差点挪不动步子了,她家竟然是一座好大的别墅,门前早有两个保姆模样的中年妇女在那侯着了。大厅内的摆设富丽堂皇,刺得我耀眼。

  “彭先生请坐。”

  小雪的父亲坐在大厅内的真皮沙发上,指了指一旁的椅子,我忐忑不安地坐下来,小雪则被她母亲带上楼去,我知道那是带去分开审讯了。小雪一边走一边对我眨眼睛,示意我坚守阵地,保持统一战线。

  佣人送上茶来,小雪的父亲翘起二郎腿品了品茶,这才开始了谈话:“彭先生是在哪里高就?”

  “伯父……”

  我刚开口就被他制止了,他冲我一摆手冷声道:“我还没这幺老吧?你叫我韩先生就行了。”

  这下子我更是手足无措了:“这个……韩先生,我现在中学当老师……”

  “哦,是个老师。结婚了吗?”

  “还没有。”

  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……

  我被他问得冷汗直冒,屁股上火烧火燎的。这时侯小雪的母亲在楼上叫他,他急忙上楼去了,过了一会,他再下楼时,那个脸黑得象锅灰似的,那样子就好象我是来跟他要钱似的。

  “你跟我来一下。”

  他看也不看我一眼,径直往我的身边走过,进了旁边的一间屋子。

  这下我反倒平静下来,老子又不是来跟你要那十万块钱的,还能怕你把我怎幺了!



024章五十万一根的烟

  “说吧!你和小雪到底是怎幺认识的?”

  我一进门,他就把门反锁上,坐在一张书桌后冷冷地看着我。

  “韩先生。”

  我规规距距地站在他们面前,老老实实地背诵着我和小雪事先编好的说辞,“小雪和我表妹是同学,小雪去找她玩的时侯,不小心让人把手机和银行卡给偷走了,就一直住在我表妹家,小雪因为贪玩,忘了给家里打电话了。后来看到你们的寻人启事这才急了起来,所以就我由负责把她送回来了。”

  “让住,我不许你叫她小雪。你和我女儿到底是什幺关系?”

  韩先生双眼深沉地看着我,象是要看进我的骨子里去。“或者你也是为了钱来的?”

  太没礼貌了,不但连个座也不让,还这样羞辱我。要不是看他是小雪的父亲,我早拍屁股走人了。跟我玩深沉是吧,我也会。我一屁股坐在他面前:“当然是朋友关系了。”

  “朋友,什幺朋友?”

  我微笑道:“那依你说呢?”

  他有些耐不住了:“你还想装是吧?小雪都已经承认你是她的男朋友了。”

  我继续微笑:“应该也可以算是男朋友吧!”

  “那你知道她今年多大吗?”

  我保持微笑:“知道,应该是十六岁多一点吧,到十二月份下雪的时侯才满十七岁。”

  “你和她是不是发生关系了?”

  韩先生微微发福的脸开始扭曲,双眼象是要吃人一般。我知道这是快要发狂的前奏。

  “没有。”

  我也有些心虚,微笑也开始不大自然,但我仍强撑着笑脸。

  “可是我女儿她已经不是处女了,不是你干的还会是谁干的?”

  他的脸越发的扭曲了,显得十分的狰狞,看得出他已经在发狂的边缘了。

  “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。”

  我虽然有些害怕,但既然小雪不愿意说,那我就要替她保守住秘密,把这个黑锅背下去。

  “啪”韩先生终于发狂了,他重重地一掌击在桌上,猛地站起来用手指着我:“很好,你很有种,连我的女儿也敢上。你信不信我立马就可以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消失?”

  手掌大约是用力过猛给拍痛了,竟然有些颤抖。

  我就受不得别人这样威胁我,我一下子热血上涌,也站了起来,虽然也很想拍下桌子,但又怕拍痛了自已的手:“我相信,象你这样的有钱人,随便出个几万块就能找个杀手,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我干掉。可是我不怕,我烂命一条,要钱没有,要命有一条,你尽管来好了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韩先生气得吹胡子瞪眼的,却又拿我无奈何。

  我冷静地说:“韩先生,你可以不相信我,但是你连你女儿也不相信了吗?”

  韩先生颓然坐倒在椅子上,打开了抽屉,从里面拿出一叠钱扔在桌上,冷冷地看着我:“这是十万块钱的赏金,你拿着它立马给我滚蛋。”

  丫的,开始玩金钱诱惑了。你也太小看我了,既然要玩深沉,那咱可就得玩到底。我冷笑道:“韩先生,我是人,只会走,不会滚。难道韩先生平常赶路都是用滚的吗?”

  “二十万。”

  他“啪”地又丢出一叠钱来,“你拿着它立即走人,永远也不要再和小雪见面。”

  说真的,这辈子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幺多钱。我咽了咽口水,幽幽地说:“韩先生,我好象还没答应你吧?”

  “那好,你开个价吧?”

  “我要多少你都能给我吗?”

  我已经完全战胜他了,我戏谑地看着他道。

  “只要不是漫天要价,我都可以接受。但是我奉劝你一句,最好是见好就收,别把人给逼急了。”

  “韩先生放心,我做事向来是有分寸的。让我先想一想,昨天给小雪买了根项链,前天还买了件衣服,还有小雪在我家呆了一个星期,吃的住的玩的算起来,应该也有好大一笔吧?”

  我扳着手指头猛算,心里却是在狂笑。

  “那你到底想要多少?”

  他又要发狂了。“五十万,再多的我一分钱也不会给了。”

  我沉默。

  他强自压抑着想要杀了我的念头,对我循循善诱:“小伙子,你一年的收入是多少呢?也就是二三万吧!那幺五十万对你来说是什幺概念呢,那就是你要不吃不喝地干上二十年才能挣得到这幺多钱。而现在你只要点个头就可以得到了。你可以用这些钱去做个小生意,找一个漂亮妻子,过上称心如意的生活……”

  “好,成交。”

  我终于痛下决心,拍手答道。此时我听到屋外有低微的啜泣声,但我已经决定了要离开她。

  他终于露出了笑容,但却咬着牙狠狠地说:“记住了,永远也别再让我看见你。如果你胆敢再和她有来往,那幺……你是个聪明人,应该清楚这个后果会是什幺。”

  “放心,我这人很知趣的,我会躲得远远的,来个人间蒸发。”

  “彭先生,看来你还是个识时务的人。”

  韩先生看我终于被他的金钱给打倒了,不免有些得意起来,讥讽地看着我。“我手头上没有这幺多现金,我给你另开个三十万的支票吧!彭先生,这个支票你总会用吧?”

  “我虽然没见过,但是我懂。”

  我谦虚的说,而此时门外的啜泣声已经消失了。

  韩先生开好了支票,见我小心翼翼地拿在手中审视着,讥笑道:“放心好了,你随时都可以去兑现。”

  取出一个漂亮的银制烟盒,抽出一支雪茄来慢慢点上,对着我徐徐地吐出一大堆的烟雾来:“彭先生,这种烟很名贵的,你要不要来一支?”

  看你那小样,原来你也会抽烟呀!我愤愤地回敬道:“对不起,我不抽你这种烟。”

  我慢慢地将手中的支票卷成了香烟状,叼在了口中,用打火机点着了桌上的一叠钞票,再用它点燃了我嘴上叼着的支票,深吸了一口,朝着他反喷了过去:“韩先生,你的烟有我这支名贵吗?”

  丫的,我的手都已经哆嗦得抽筋了。五十万呀,我要不吃不喝地干上二十年,能不名贵吗?

  韩先生目瞪口呆地看着我,已经说不出话来。我把剩下的钱拿在手中,打开门昂首挺胸地走了出去。

  客厅内有位保姆正在打扫卫生,我笑着跟她打招呼:“大姐,辛苦了。”

 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,刚要说话,我又问:“大姐你在这干一个月能挣多少钱呢?”

  “八百块吧。”

  中年保姆迟疑地看着我说。

  “哦,那你要不吃不喝地干上二十年才能挣到二十万吧。”

  我把手中的钱放在她手上,这些钱我原本是要扔进她家垃圾桶的。“大姐,现在我给你二十万,你也不用再干了,回家享清福去吧!”

  我走到门外,手机响了。我不用看也知道是小雪打来的。我关了机,回头向她家楼上看去。小雪站在窗前默默地看着我,眼眸里满是泪水。

  我忍着痛,就在她的眼前把手机打开,取出里面的卡扔了,这才转身离去。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